第2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打开竹海淘金的层层密码
 
返回版面导航   |  返回数字报首页  
上一期  
2019 年 1 月 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打开竹海淘金的层层密码

  因竹而名 竹农喝上“头口水”

  这个冬天,安吉已经下了两场雪。风雪过后,美丽乡村银装素裹,但林农们并不担心竹林会被大雪压垮。经过钩梢的毛竹,依旧“昂首挺立”。

  “适度钩梢”是安吉林农早期探索总结出的毛竹丰产技术之一。上世纪50年代,我县便开展了以毛竹竹材原料为主的丰产培育,并总结出《毛竹丰产八字经验》全国推广。如今,双一村的文化礼堂内,合影、奖牌仍在向游客们诉说着当时的这段历史:1959年,双一大队在全国第一次竹子学术讨论会介绍毛竹丰产经验;1973年国家林业部专程来双一村总结育竹经验,编写了《毛竹丰产技术》并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1956、1958、1979年双一大队3次被评为全国林业(农业)先进集体,获林业部奖状,1978年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获得国务院“嘉奖令”。

  双一村毛竹面积由上世纪50年代初的8千亩到迅速过万亩,毛竹蓄积量达到250多万株。一个村的示范作用,引领了我县竹产业的发展。靠山吃山,丰富的竹林资源,为竹材利用打下了基础。

  “最开始,我县竹子的主要出路是运到上海等地做建筑用脚手架。”双一村的村干部们说,西苕溪水面宽广、水流平缓、水量丰富,常年均可通竹筏。竹农砍竹制排,顺流而下,几天就可到达梅溪,再由梅溪转运到上海、南京等地,甚至通过大运河运往北方。后来,快捷的公路逐渐代替了水运,杭长高速、201省道、306省道、104 国道和西苕溪航道等为安吉编织了一张通向全国的交通大网。

  “笋”是竹农卖“竹”的又一体现。眼下正是挖笋时节,吴志华每天忙完工作后,都要拿起锄头到山上转转,把挖出的安吉冬笋带到公司销售。他是安吉天赐农业有限公司的员工,公司刚成立不久就把安吉冬笋卖到了阿里巴巴旗下的盒马生鲜,每天零售量达到2000多斤,“双十一”期间,销售量更是达到了2万余斤。吴志华除了每天在公司上班能挣到100元钱,挖笋还能赚到一部分,60多岁的他坦言,没想到年纪大了之后还能有这样不错的收入。

  吴志华是老一辈的林农,而天赐农业有限公司则是互联网背景下的“新农人”。在他们和林业局的共同努力下,安吉冬笋价格不断上涨,出现了供需两旺的趋势。

  “早在2011年,安吉冬笋就获得了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为了把商标做精做优,我们还建立了安吉冬笋溯源管理系统,实现了安吉冬笋的品质可追溯,还杜绝外地冬笋假冒竞争、拉低价格的现象。” 县林业技术推广中心主任诸炜荣说,如今我县已对符合要求的18家县域竹笋专业合作社(或林产品电商企业)的6万余亩竹林授权使用安吉冬笋商标,年产量150万余斤,2017年“安吉冬笋”品牌被评为“全国十佳蔬菜地标品牌” 、“2017全国果菜产业绿色发展百佳地标品牌”,还成功入选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目录,平均售价提升到15元/斤,其他安吉产的冬笋价格也回升到10元/斤左右,近3年累计为林农增收5850万元。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由于多重因素影响,近年来的毛竹价格不断下跌:

  2012年以来,毛竹到厂价从40多元/百斤逐年降至20多元/百斤。“加上外地毛竹加工成的竹丝大量进入我县市场,压低了毛竹价格,这使得原本就没有多少利润的毛竹,常常以亏本的价格在销售。”县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说,与此同时,钢管等材料代替了竹梢制作的脚手架,竹梢价格逐渐下降;受环境整治影响,竹粉、竹篼价格也随之降低;再加上企业逐年上涨的用工成本,都促使企业挤压前道,最终都反应在毛竹收购价格上。

  在这样的背景下,林农应怎么办?答案是林下经济。

  杨桐是一种喜阴的林下植物,在日本称其为“神木”,用来家庭插花、供神祭祖,是一种常年需要的消耗品。安吉人通过种植实践发现,一亩竹林可以套种120至150株,每株幼苗价格只有一元多钱,且种下后不用施肥用药,5年就可进入盛产期,亩产值达到1万元左右。坐落于孝丰镇横柏村的湖州众合园艺有限责任公司,每个星期都要发2至3个集装箱到日本,年销售额达2000多万元。

  与套种杨桐类似,如今我县已引进三叶青、多花黄精、白芨、亚林36号甜柿等新品种9个,建成“一亩山万元钱”多模式融合示范点12个,示范带动林笋、林林、林药、林酒、林禽、森林休闲等林下经济经营面积达29.1万亩,实现经济产值51.2亿元。

  此外,我县还通过修建林道、提高竹林机械化水平、成立林业生产专业队伍,帮助竹农降低毛竹运输、培育、用工的成本,提高竹农收益。“位于高山上的毛竹,没有林道根本没办法砍伐。”县林业局党委委员、教授级高工张宏亮说,随着毛竹价格的下降,砍伐、运输成本就成了竹农是否能从竹林中获益的重要衡量标准。从2010年开始,我县开始实施林道建设。截至目前,我县已建设林区道路767.2公里,建成1500余公里的林区林道网络,在道路覆盖区域,为每百斤毛竹材砍伐运输节约6元。

  通过与浙江省林科院等科研单位合作研发毛竹林机械化生产设备,从竹林培育到毛竹砍伐,我县研发出了一整套的机械,油锯、割灌机、翻耕机等机械设备让毛竹林经营不再望“人工”而兴叹。其中,竹林割灌除草人工270元/亩的培育成本下降到90元/亩,节省180元/亩。12家林业生产专业队伍的引进,平均每亩竹林生产成本节约50元左右。

  少了成本,是为节流;但刺激林农的积极性,这还不够!

  横溪坞村毛竹“涨价”、竹林增效的模式为广大林农打开了新思路。2018年夏天,该村的合作社将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的85万元收益进行分红,林农们喜笑颜开的场景让人印象深刻。据了解,2015年时,面对毛竹价格下滑的情况,村里组建了股份制合作社,规模化运营不仅降低了毛竹培育、砍伐成本,还因为供给充足、称量公道,合作社的毛竹以高于市场价2元的价格全部售罄。“林农由生产者变为股民,从竹林中解放了出来,通过上班有了工资性收入。”县林业局工作人员表示,成立毛竹合作社统一经营是大势所趋,我县已成立43家毛竹专业合作社,其中股份合作社13家。

  在此基础上,我县还出台启动毛竹收购价格指数保险试点工作。县林业部门认定的农户流转给村集体经营、村集体委托的承包经营大户(2000亩以上)、林权作价出资入股的股份制毛竹专业合作社等可购买相应保险,在保险责任期间内,当毛竹收购价低于毛竹生产成本价和收益浮动值(试点首年确定为1)之和时,保险公司将进行赔偿。

  为保护生态,对杭垓镇、孝丰镇、章村镇、报福镇等重点山区乡镇的生态重点保护区域和重点水源地保护区域的高海拔地区,我县积极推行“退经转封”。村民原本就不砍伐的高山毛竹,有了“退经转封”政策后,相当于拿到了“生态补贴”。(下转3版)

【版权声明】凡本网的所有新闻作品,版权均属于安吉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微博、微信、论坛和手机APP等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新闻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吉新闻网www.ajnews.cn”,以及该新闻作品的作者姓名。如有违反上述规定,本网将追究法律责任。